喻队苏苏苏

别关注 你会失望的
这是一个乱吃粮不吐骨头的号

【汤草】 阳光 (上) 腐向短篇he

看了嫌疑人觉得超有cp感,一搜tag果然不错啊~

很喜欢这对,感觉很配的w

    随手码的,欢迎捉虫~

    OOC属于我,美好的爱情属于他们。

-----------------------------------------------

面前的女人很漂亮,瓜子脸,皮肤白皙,眉毛修成好看的弧度。

而此时此刻她坐在草薙面前,两道秀眉紧紧蹙着,眼角向下,眼神飘忽游弋,面容上是大写的担忧和犹豫——更不要说草薙是个刑警。

草薙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是姐姐介绍给他的相亲对象。

老实讲,草薙第一次见面时对这位石田小姐并未全无好感——她是个漂亮的女人,文静内秀,在一家证券公司做白领,还弹得一手好钢琴,是每个男人都不会拒绝的类型。但草薙的日子真的是太忙了,他分身乏术,无法把已经严重不足的精力多分哪怕一点点放在这位优秀的女士身上。

——有次他们约好看电影,草薙进去后全程睡了2个小时。出来时,即使温柔如石田,脸色已经和幕布变成一个颜色了。

草薙忙不迭地道歉加请客赔礼,却在夹起中国餐厅里味道极好的麻婆豆腐时不可抑制地想起今天上午处理的案子,尸体,迸溅的脑浆,血迹。看着眼前心情稍微平复的石田,甚至恶意地脑补着如果待会儿送她回家时,她无意间打开后备箱,看到成摞的案件资料和图片上的血腥时尖叫出声的模样。

太恶趣了。草薙内疚起来。她只是位远离我的生活的平凡女士,毫不理解也是正常的。

但内心蠢蠢欲动的恶意仿佛抑制不住的涌出胸口,越是让自己不去想,就越是频繁的在脑子里闪现。

 

终于,报应来了。

草薙看着眼前的女孩,苦笑着想。

他主动伸出手,止住了那双几乎要把美甲掰断的手,尽力温和地笑着,“秀树,我想我们并不合适,是我太忙了没时间陪你。”

石田秀树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她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膀,“是……草薙君,我也是这样想的。草薙君……可能需要一个更能贴近你生活的人,我可能不是那个合适的人。”女孩子露出抱歉的笑容。

草薙大方地耸耸肩,语调欢快,“呀……也许是吧,嘛……工作不易啊……石田,千万别把我删掉啊,你工作这么好,说不定以后还有找你帮忙呢。”

石田秀英终于展开眉毛,微笑,“好那当然……欢迎草薙君随时联系我。”

 

之后两人又聊了会儿天,气氛在草薙的带动下变得欢快。

草薙熟悉这样的套路,女孩子面子抹不开,他也不介意当一把绅士,主动断了这一份缘分——毕竟说到底都是他的错。

这是第几回了呢?谁知道。草薙在心里苦笑。

一个更能贴近我生活的人?草薙想。

他不是没想过找同行,但是两个人都忙,总要有人顾家啊,小孩子怎么办呢?

贴近生活吗?说起来,抛开同行不算,这些年成功融入他日常的人物,也就只有汤川一个人了啊。

汤川吗?汤川……

草薙胡乱思索着,脑子里闪过的画面,是他熟悉而一再想要忘记的。

 

阳光斜射进研究室,斑驳的光被窗户折射变形后切割成几块,落在研究室的灰色桌子上,映成暖色调,汤川身上的白袍也是如此,被阳光晕开,镀上一层光晕的金边。趴在电脑前的人黑发松散,金边眼镜摊开在手边,身体随睡眠时的微弱呼吸安静而细微地起伏。

这仿佛草薙梦里的景象。多么娟秀细腻的笔法也无法描绘那画面和草薙如雷鸣般的心。

回忆至此,草薙狠狠地甩了几下脑袋,想要把那带着羞耻意味的梦想晃入记忆深渊。


这举动把对面正兴高采烈讲着小侄女的趣事的石田秀树吓了一跳,她喏喏地问,“草薙君……怎么了?”

草薙有些尴尬,“啊……没事……就是……啊……工作上的烦心事。”

女孩子从恋人退成朋友时,总会变得出乎意料的大方。

“那草薙君去忙吧,我待会儿可以自己坐电车走。”

草薙心思被刚才的画面困扰,也不想多呆,就告辞了。

 

他推开咖啡馆厚重的门,漫步在东京夏日炎热的街头,觉得周遭燥热而沉闷。

车他借给同事查案去用了。

咖啡馆的地方离帝都大学不远,不由自主地走了几步,就看到大学校门的牌子在远远的前面。


啊……真是没劲。

 

走进学校树荫慢慢变多,草薙熟门熟路摸进第十三研究室。

汤川正在和另外两个研究生整理之前的实验材料,把仪器放到窗户边的架子上。阳光正好,汤川背对着草薙,从头发和躯干缝隙里透过光芒,把冰凉的物理系教授照的温暖。

 

“啪——”

一声瓷片破碎的巨响在身后响起,汤川皱着眉头转身,看到草薙手忙脚乱地对着一地碎瓷片,无所适从,眼神透着无措和,恐惧?

“啊……汤川抱歉……我……啊我明天就拿一个新的过来……”草薙挠着头抱歉,看着底下自己在这里的专属杯子宣告寿命终结。

他似乎对阳光和汤川的组合过敏了一样。只要一看到,就不再是他自己了。


汤川无奈地摇头,“难得今天休假陪女友,不与案子相伴,就一定要弄出点事情来吗?”

转身去拿扫帚。

草薙也不想问为什么神探教授先生知道自己谈了女友今天又是难得的休假,他有些心烦地摆摆手,拉出一把椅子,挎着坐,面向背面,双臂搭在椅背顶部,看着汤川清理现场。

“别坐着,去柜子里拿纸杯,也给我泡杯咖啡。”

草薙撇撇嘴,起来去柜子里翻速溶咖啡。

两杯咖啡冒着热气端过来,汤川放下扫帚,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腰,端起桌子上的纸杯,氤氲热气熏得镜片雾了起来。

草薙惊讶地看着他,“不是……诶?”

汤川默默扭过头看了他一眼,“不是不喜欢纸杯的味道吗?下不为例,记得明天带杯子。”

然后甩下草薙又去看学生了。

 

草薙伸手捂住杯子,手心马上变得温暖,温度随着掌心在身体里游走,一路到达胸口。

他松开手,仔细观察了一下杯子——那是普通的白底马克杯,上面印的是帝都大学的简拼和徽章,是学校纪念品店里的东西,汤川随意买的,用了好多年,草薙熟悉到漠然,对此不再有着职业性的敏感也有很多个年头了。但今天突然轮到自己用,草薙又把审视的目光再次落到杯子上。

人也是一样。你习惯了东西,不经意的一个瞬间的触动,总有点新奇的发现和感受。

中国有句老话,叫什么来着……温故而知新?

也不知道这么用对不对。

 

咖啡还是速溶,味道熟悉的平平淡淡。

草薙默默望着咖啡出神。


评论(9)

热度(25)